设为首页  |   加入收藏  |   联系我们  
> 公益

福州7月大萌娃“胆道闭锁” 父亲为割肝救女2月猛减10斤体重

2015年04月27日  人民网-福建频道


  1/3小淑群天使般的笑容,暖得似乎能融化了糖。
 


  2/3女儿健康成长,就是这对80后小夫妻最幸福的事。
 


  3/3长长的台阶延伸着对女儿无尽的爱。
 
  福州7月大萌娃“胆道闭锁” 父亲为割肝救女2月猛减10斤体重
 
    人民网福州4月27日电(黄丹妮实习生袁也)2个月减重10斤,这不是街头商场打出的减肥广告,而是福州一名80后父亲为割肝救女的爱的实践。他叫黄川,他7个月大的女儿黄淑群患有先天性“胆道闭锁”。医生告知,如果不进行手术,孩子一岁前会因为肝功能衰竭而死。目前,黄川和妻子黄玉亭带着女儿在上海医院等待手术。
 
  女儿出生4个月被下病危通知书,医生询问“是否放弃治疗”
 
  1982年出生的黄川原在福州一家私企当司机,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在省属事业单位上班的黄玉亭,因为年龄相仿,又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俩人很快坠入爱河,并于2010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四年后,妻子黄玉亭诞下了宝宝小淑群。
 
  “之前有过两次意外流产,因此,宝宝的降生对我们夫妻来说是最大的财富。”谈及小淑群的到来,黄玉亭难掩内心的激动。然而,孩子满月体检时查出的“肝功指标异常”让这个小家庭又一次陷入迷惘,“医生告诉我们,淑群很可能得了‘胆道闭锁’的肝病。如果不进行手术,孩子一岁前会因为肝功能衰竭而死。想从根本上解决只有一个方法,就是肝移植。”
 
  黄川告诉记者,当时孩子的体重和年龄都不适合进行肝移植,只能进行保守治疗,延缓病情发展,为肝移植争取时间。然而,手术完成后,小淑群四肢冰凉、全身发紫,黄玉亭一边忍着心疼,一边不停拍打孩子的小脸颊,深怕孩子陷入昏迷。“医院下过病危通知书,医生也问过我们‘是否放弃治疗’,我们怎么能放弃?但看着这么小的孩子全身插满了管子,我也怀疑过这样对孩子是不是太残忍了。”
 
  辞职照顾爱女,得脂肪肝的父亲决定为爱瘦身
 
  随着医院开出的病危通知书,外加急性重症胆管炎、败血症、感染性休克、心力衰竭、凝血功能紊乱等14项并发症带来的威胁,3月8日,黄川夫妇带着小淑群住进了上海仁济医院。“其实从最开始知道这个病时,我和先生就打算割肝救女,因为我的配型不成功,我先生就决定割1/5的肝移植给女儿。”
 
  然而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黄川的体检报告出来后,夫妻俩的心又揪了起来。“我的体型偏胖,体检说我有脂肪肝,在这种情况下,是无法给孩子做肝移植手术的。”黄川表示,自己早年在深圳打工,178cm的个头140斤的体重维持了很多年,2011年回到福州当司机后,因为常年坐着开车,缺乏运动,加上回到家乡,饮食等各方面更习惯,体重一下子往上蹭了30来斤。
 
  为了给女儿做肝移植手术,黄川心里就一个念头——减肥!带着这份对女儿的牵挂,黄川辞去司机的工作,踏上了蛮力减肥的征程。没料到,才过了几天,就把腰给扭伤了。“当时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比较科学,只知道使蛮劲,到球场拼命打篮球,因为动作太剧烈,就受伤了,过了7、8天后才渐渐康复。”
 
  每天爬上千级台阶“不吃肉”是最大的挑战
 
  有了一次减肥受伤的教训后,黄川沉下心来,开始了科学规律的减肥之路。“老婆跟我说不能着急,得循序渐进,我想也是,这么多年都没锻炼,一下子运动这么剧烈,身体肯定吃不消的。”就这样,黄川为自己找到了理想的锻炼场所——公园和高楼。
 
  从打篮球到跑步,从快步走到爬楼梯,黄川乐呵呵地告诉记者,这些减肥方式也是他一点一点实践摸索出来的。“当时在福州已经减了好多斤,体检也基本达标了,但来到上海仁济医院后,检查指标更严格,所以还得加大运动量。”黄川说,爬楼梯相当于登山,对热量的消耗很大,每天三餐饭后,他都要到对面的外科大楼锻炼一下。
 
  “那栋楼有18层,我一般是徒步爬上去,再坐电梯下来,一天至少6、7趟吧,没有专业的教练指导,也只能靠这种笨方法了。”黄川坦言,其实最难熬的不是高强度的运动,而是本为“吃货”的他要忍住不吃肉,“我没什么特别的喜好,就喜欢吃肉和吃甜品。”
 
  无肉不欢的黄川表示,最开始的几天特别难熬,“每每闻到病房里传来的肉香味时,肚子里的馋虫都快勾出来了。当时有些病友家属和我开玩笑,还故意夹着肉在我面前走来走去,我只好强忍着,到楼下买根玉米,对着水,解解馋。”黄川笑着解释道,“因为玉米含有淀粉,容易吃饱,也只能这样了,否则被他们诱惑了,岂不是前功尽弃?”
 
  无师自通“减肥秘诀”,笨方法成就减肥达人
 
  经过了一番“暴雨腥风”般的减肥后,4月中旬,黄川看到体重秤上的数字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“看到体重数字,拿到体检报告后,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。”黄川说,通过自己2个月来的摸索,发现最有效的减肥方式还是跑步和快走,“因为快走是有氧运动,体能消耗最大。”
 
  面对丈夫体型的巨大转变,妻子黄玉亭十分感慨,“我先生属于偏胖体型,虽然以前也嚷嚷着要减肥,但从没见他真正坚持过,这一次他是真的‘铁了心’。”丈夫这样“玩命”地减肥,黄玉亭坦言自己也会心疼,“除了帮忙照顾女儿,看到他每天早出晚归的,能减下来真的不容易。”
 
  让黄川颇感自豪的是,自己的减肥事迹在上海仁济医院里传开,医生和护士们都称他为“脂肪肝大使”,如果院里来了和女儿类似情况的病友家属,医生们总是把自己当成“楷模”来鼓励大家。“有个40岁左右的中年女士,她3岁的小女儿病情和淑群一样,这位女士也要给女儿割肝移植,就向我请教。”黄川说,自己没有别的诀窍,只有6个字的笨方法——管住嘴、迈开腿。
 
  已度过“血雨腥风”的时刻,静候手术时间安排
 
  黄玉亭告诉记者,目前小淑群的病情还算稳定,就等着最后的手术时间安排了。“之前已经有很多社会热心人士给我寄来善款,这对小淑群的治疗来说已经够了。”当记者询问是否还需要经济支持时,黄川表示,社会上比淑群更不幸的孩子还有很多,淑群的治病钱已经够了,希望大家把爱心播撒给其他需要帮助的孩子。
 
  “每天看到孩子灿烂的笑容,就是我们最大的满足。我和我爱人已经过了最‘血雨腥风’的时刻,现在大家的心情都很平静。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为什么要整天愁眉苦脸的呢?乐观开朗地面对生活,不也是一种生活态度么?”黄川的语气里透着对生活的自信。

专题报道  | 图片新闻  | 网站地图  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中国视点聚焦网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  邮编:110024  网址:http/www.zgsdjj.net
电子邮箱:dfzk2008@163.com  京ICP备08012098号